袁湘舟

编辑:盛会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8 13:11:45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袁湘舟(1892—1967年),名克洞,字湘舟,河南项城水寨镇人。
中文名
袁湘舟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河南

目录

袁湘舟简介

编辑
袁湘舟(1892—1967年),名克洞,字湘舟,以字行,又称“袁五少”,今河南项城市水寨镇千佛阁办事处袁张营村人。少时好学上进,对国学造诣颇深。及长,继承父产却不理业,他父亲袁世钧精于经营,长于理财(详见《项城历史名人·先秦至明清卷》),留给袁湘舟的遗产,仅场行店铺就有七八处,林木几大片,家产拥有水寨四“门”中的三门,开封还有一处大宅院。丰厚的资产,为袁湘舟发展艺术才能,助人纾难提供了财力保证。他继承父产却不理业,把一切交给管家掌柜,自去闯他的世界,人称“甩手东家”。 1919年赴京参加高级文官考试,一举得中,被委任为内政部“简任职”,实为一虚职。难以抒展其救国救民之抱负,遂于1927年辞去公职。

袁湘舟生平

编辑
1919年至1929年间,湘舟旅居北京,他对钱财看得很轻,却有志于仗义疏财,济困扶危。
1928年,“河南旅平(北京)赈灾会”成立。他和张伯驹先生等,奔走呼号,组织义演,为家乡募捐救灾,竭心尽力。
1930年初,袁湘舟携眷迁回河南开封,仍是我行我素,每天总是看书报、拉二胡、串戏园、与志投者交往。很快便结识了豫剧(河南梆子)界名艺人赵义廷、陈素真、司凤英、常香玉等,还有一些琴师,得以研讨豫剧各流派的唱念做打及乐奏曲牌演操技巧,经过潜心琢磨及演奏实践,对豫剧的唱奏编导已成行家。以后再去戏园,就不单纯是观赏取乐,而是粉墨登台,或伴奏、或研究剧情曲调、或磋商修改戏文。他曾给豫剧皇后陈素真当过伴奏。
当时,吉鸿昌将军正为抗日救国,秘密奔走于上海和鄂豫皖苏区,停留开封其间,袁湘舟不顾个人安危,掩护吉将军隐蔽于自己家中。抗战爆发后,他誓不当汉*和亡国奴,举家迁回水寨,致力于乡里赈灾、抗洪事业。深爱群众敬重。
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袁湘舟更加关心时局,每天看报不辍,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三省,东北军一枪不发,接着“一二八”事变,上海军民浴血抗战又被出卖。正当他大惑不解之时,一位不速之客来到开封曹门大街56号袁湘舟的家,他就是吉鸿昌将军。吉鸿昌在1930年化装成小贩去鄂豫皖根据地考察时,就曾在袁家落脚,这一次是去湖北宋埠的。此时吉鸿昌在天津担任“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”的主任委员,积极宣传联合抗日,去宋埠旨在策动其旧部起义。袁湘舟和他心志相孚,视之为腹心之友,解惑之师。途径开封,就住在了袁湘舟家。
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袁湘舟更加关心时局,每天看报不辍,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三省,东北军一枪不发,接着“一二八”事变,上海军民浴血抗战又被出卖。正当他大惑不解之时,一位不速之客来到开封曹门大街56号袁湘舟的家,他就是吉鸿昌将军。吉鸿昌在1930年化装成小贩去鄂豫皖根据地考察时,就曾在袁家落脚,这一次是去湖北宋埠的。此时吉鸿昌在天津担任“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”的主任委员,积极宣传联合抗日,去宋埠旨在策动其旧部起义。袁湘舟和他心志相孚,视之为腹心之友,解惑之师。途径开封,就住在了袁湘舟家。
1938年上半年,开封沦陷前夕,袁湘舟全家回归故乡水寨,紧接着黄河花园口决堤,豫东多成泛区,泛北国土沦陷,水寨成了泛南的抗日后方前哨。当时淮阳县政府也搬迁水寨,国民党的党政军和县境的官绅商民,都拥进小镇,水寨顿时繁华起来。
至今水寨老年人还在传说着袁湘舟回乡后十年,办的不少好事:
——率众抗洪。1939年黄水灌入沙河,危及水寨堤防。于是袁湘舟出面,亲自带领街邻乡亲抢险固堤,且让家里为上堤抗洪的人供饭送水。直到险处加固、堤防增高、黄水退落了,他才下堤,这时他的双腿已肿胀得好粗。
——搭蓬舍粥。1942年大灾荒,到来春已是野有饿殍,水寨东门外就能听到野狗争夺尸骨的嚎叫声。袁湘舟为救乡邻,在楸树林内搭棚舍饭,一粥一饭挽救了不少生命。影响所及,连国民党驻军骑二师也开始节粮赈灾。
——支持文艺。水寨战时繁华,但没有剧院,一些豫剧、曲剧、越调、四平调等剧团,只能常在水寨露天演出。于是,袁湘舟慨然出资,在水寨关帝庙的东南角,盖了一座砖墙木架草顶的大戏园,免费供剧团演出。戏园建成后,又出资养了一个小科班,逢有演出,他准会风雨无阻地登台,悠闲自得地操琴伴奏。这成了他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象于清海、马银成等项城知名艺人,都是当年袁家小科班的小演员。
——扶孤济贫。因战祸天灾,很多少年儿童流离失所,于是士绅共同出资,在水寨建了一处专门收留孤儿的“养子院”。袁湘舟是“养子院”的主要出资人,他自己家里还收养了两个孤儿。其中之一,就是今日河南莲花味精集团创始人之一的党委副书记王砚耕。
——乐于为乡邻解忧排难。厨师李某妻子病故,没有坟地埋葬,求助于他,他当即指给袁家在西寨门外的一块地(今人民医院),后来这块地成了公用坟园。卖馍的王某,父死后无棺安葬,袁湘舟马上派人买口棺木送去入殓。袁家有两个池塘,养有鱼虾栽有莲藕,周边十几户人家,时常偷捕暗捞。管事的想干预,袁湘舟却说:“算了,别断了他们的生路。”卖凉粉的吴某家生计难,袁湘舟就派人送去两布袋豌豆让他做本。战乱时期,苛捐杂税多,水寨商民有拿不出捐款的,拖欠一向都由他包下来。至于为乡邻解决壮丁钱、军麦款等等,也是常有的事。为此,人们都敬重他,尊称他“五少”或“五爷”,(叔伯排行第五)“袁五少”三个字,比他的名官还要响。
袁湘舟回水寨十年,所做有益乡里的事,从没对子女说过,但对乡亲们的好处,却念念不忘。据其子女们谈:建国初困难时期,他去武汉没盘川,水寨的乡亲们就给他送馍送盘川。这事,他直到弥留时刻还在念叨。
袁湘舟通医学精医道,尤对儿科痘疹专长,有妙手回春之术。其三女和孙女出痘疹病危,是他从死亡线上拯救的。对邻里求医,他瞧病带送药,不取分文,不收谢礼。著有《小儿痘科》一书,该书自序中说:“余留心此症垂三十年”,“前年冬余得一抄本阅之,知为田秀章先生所著,书中用药亦主以泻白散重加麦冬、苇根,清凉降火,滋阴透邪……而不敢尽信,数年来子女邻右出疹者,虽极险之症,施治无不立奏奇效,……遂汇集王氏(王明堂)、田氏诸法,参以已意编制成书,公诸于世,是或育婴之一助也”,该书还录有治口疮、喉症的诸多验方和预防之法。该书留世济民,是中医学的可贵遗产。
袁湘舟有仁者胸怀。其长子家桐十几岁的时候,一天正与小佣人小柱等摆枪玩,小柱子拿着小手枪退子弹,以为子弹退完了,便举着枪对着家桐说:“少爷招枪!”突然“嘣”的一声枪响了,打中家桐的肚子。家桐当晚死去,全家举哀,家桐母亲悲痛欲绝。对此突发不幸事件,家人主张把小柱子送官偿命。袁湘舟痛定思痛,佯将小柱送官,暗地里却派人拿盘川放走了小柱子。他说:“也不是有意的,人死不能复生了,何必又多死一人?”
1946年被聘为淮阳县副参议长。
1947年再次辞职,举家迁往武汉,他常与子女们聊天,讲历史故事,感叹人生,其中谈论得最多的是旧社会的种种弊端和对新中国的向往,认为共产主义世界大同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。当时有些从武汉去台湾的亲友,邀他也一道去台湾,都被他婉言谢绝。在送别这些亲友时,他还作了一首题为《题枇杷》的诗:“既耐天寒又耐霜,清明依旧上新妆。不和春色争桃李,何似秋风落海棠。”他以枇杷自喻,抒发了对个人得失的超然态度,对国家前途的憧憬,何对洁身自好的自负及对未来政府政策的信赖。战乱中,他的诗集都在水寨丢失,这首诗恐怕是他留下的唯一一首完整的诗作。
1967年1月21日,袁湘舟逝世于湖北京山“五三农场”,享年75岁。著有诗词、医道、戏剧,今仅存《如姬盗符》手稿。

袁湘舟评价

编辑
袁湘舟一生多才多艺,古诗文功底深厚,尤钟爱戏曲和弦乐,对医学医道也颇有造诣。在北京期间,参加了张伯驹创办的诗社、词社、国剧社、平剧社,著有《袁湘舟诗草》三卷、附卷一,民国二十五年线装铅印本,作者自序于风月山房,河南建华印刷所印,板存“开封曹门大街五十七号周家口水寨集永康粮行”。1934年,为唤起国人团结抗日,他创作了一部大型豫剧《如姬窃符》,于1936年完成,并在开封公演,轰动一时,后来剧本佚失,他竟然在一目失明,卧病在床的情况下,将戏文一字一句口述出来,由儿子笔记,终使该剧本重新面世。50年代,又著剧本《河伯娶妇》,因故未能上演,剧本在“文革”中丢失。袁湘舟还通于医学,尤见长于儿科,著有《温疹症治》和《白喉忌表三方》等。
词条标签:
文化人物